提升人自我實現價值的行程-志工體驗行程

首次接觸到志工行程,是在國外時發現學生會利用春假期間,跟著教會替窮苦人家蓋房子。後來發現國內其實有很多類似活動,譬如以立國際到柬埔寨幫人蓋房子,是注重綠色生活的社會企業。而我自己也參加過尼泊爾英語志工團,是由現在的微客所主辦,這趟15天的行程完全改變我對於人生的看法,覺得人生就是要做有意義有價值的事情,生活的簡簡單單就是最大的成就。

但是反骨的我倒是希望,別只是輸出台灣人的愛心到世界各地,也可以將世界各地的愛心引進台灣,何況台灣本身就已經有許多需要幫助的族群,所以當時我便開始尋找,是否有能讓外國人來台灣當志工或志工體驗的機會。

不過「志工」與「志工體驗」是有差別的,需定義清楚。志工基本上時間較長,可力行的內容較多;但志工體驗的時間就非常短暫,可能只有三到五個小時,基本上無法提供太多實質改變,經由這短暫的體驗,讓外國人了解台灣人的生活,期許為台灣人的生活注入一些新火花。

另外,志工體驗還能將外國旅客的旅遊目的上升到「實踐自我價值」的高度,這種自我實現 (Self Actualization) 的過程,滿足了在馬斯洛需求層次理論 (Maslow’s hierarchy of needs) 中的高層次需求,進而大幅提升了旅遊所內含的主觀價值。

可是,要規劃志工體驗行程其實也沒那麼簡單,從我開始嘗試到今天,一路摸索,經過不少曲折。一開始我設定的服務對象為年長者,由國際志工提供簡單照護或娛樂等服務。但當我實際參觀養老院和社福中心後發現,雖然年長者是說中文,但是很多長者口音很重或是語言能力稍有退步,連我自己都聽不太懂了,如果再加入國際志工,整個體驗行程在溝通、執行上可能都會有困難,所以年長者可能不是讓外國旅客參加志工體驗的最佳人選。

接者我轉向從前自己當志工時曾接觸過的中輟生。據我個人經驗,中輟生其實渴望愛,有能陪伴他們的人,他們會很開心。但我也發現,假設我們去陪伴他們所能提供的愛是十分,他們反饋回來的愛可能是一百分或兩百分,相對對我們的期待也會大大提升,間接造成另一種龐大失落。

像是有位孩子就問過我:「上次的哥哥姊姊怎麼沒有來了?他們是不是不愛我?」,當我聽到他的疑問時我非常難過,因為哥哥姊姊並沒有不要他,只是哥哥姊姊繼續過自己的生活了;可是對於孩子來說並不同,我們去陪伴他們、教導一些課業等等,對這些孩子來說是重要的,代表有人關心他們,有人接受他們。發現這種心理落差後,我很怕這有可能對他們造成二次傷害,所以決定轉換志工體驗行程的對象。

以年齡來看,年長者我試過了,不行;年輕的中輟生我也嘗試了,不行。再來我想到的是喜憨兒族群,便動身前往宜蘭的喜憨兒教養院,想了解我能否為他們提供什麼。參訪後,才發現我先前太天真了,本以為喜憨兒雖然會有一些問題,但基本上他們都是吃飽睡暖,生活無大礙。但喜憨兒之所以為喜憨兒,多數的先天原因是因為染色體異常,而染色體異常所延伸出的問題之一是免疫力不足。如果我們基於善意去陪伴他們,反而使他們染病了,就等於是好心做壞事了。

經過三次嘗試皆失敗收場,我感到很沮喪。我想要做一些正面有意義的事,卻達不到心中所設立的目標。

灰心喪志了一陣子,有天我偶然在善導寺站附近看到單親媽媽在賣地瓜,便上前攀談。經這一聊,我發現她們是一群自立自強的女性,藉由自己的雙手,賺取生活所需。我被她們的理念所打動,因為我也相信天助自助者,願意為自己的未來打拼,就有可能吸引更多力量一起加入。

經洽談後,新版的志工體驗行程出爐,外國志工體驗者會先去地瓜工廠參觀,緊接著和地瓜媽媽一起到街上販賣地瓜。有些地瓜媽媽會簡單英文,而我們也會教外國志工體驗者簡單的中文,雙方一起叫賣的過程中,其實是能互相溝通交流的;這個志工體驗的活動,不單只有外國朋友體驗台灣,相對也讓地瓜媽媽們不用出國,就能在她們身邊體驗世界,為其生活注入新氣息。

除此之外,我也要坦白一件事:當時因為臉皮薄,志工體驗活動為零收費(是指沒有和外國旅客收費,賣地瓜還是有跟客人收錢的),所以儘管是個雙贏的體驗模式,但老實說並不是很好的商業模式。

我願意繼續執行志工體驗行程的原因,在於客人都很有意思,由他們賦予了這個行程的「價值」。譬如目前人數最多的參加族群是來台灣校外教學的新加坡學生,其校方的校外教學規劃中,有一重要環節為「責任旅遊」,學生必須身體力行志工服務,協助地瓜媽媽叫賣的體驗就是他們的活動之一。過程中,我觀察到新加坡學生都非常投入,他們也表示活動非常有意義,此行深入了解台灣,讓我覺得揪甘心。

另外曾有專門在世界各地參加志工旅遊加拿大二人組,在體驗地瓜媽媽的行程後,協助串聯多個國外公益活動,將他們的心得推廣給更多加拿大人知道,在三天之內就募到了一台真真切切的新推車,當下我的男兒淚險些就要灑落了。

       我很慶幸有地瓜媽媽的體驗活動吸引到這兩位有為青年前來台灣參加志工體驗,也相當看好他們的壯志,即透過宣傳他們所參加的志工旅遊,進行公益募款。志工體驗行程不止影響我、受協助方(譬如地瓜媽媽),也影響了來台灣旅遊的人,甚至來旅遊的人還幫忙影響了更多的人,當我看到這麼多正面力量發生,其意義遠遠超過金錢,這就是為何我有繼續執行下去的動力,因為我知道我在做對的事情。

你知道計程車司機平常吃的好料在哪裡嗎?-Taxi 日記帶你去

Taxi 日記,是一種職業體驗,讓外國旅客可以陪著台灣的計程車司機(以下簡稱運將)工作,一同穿梭大街小巷,找尋台灣想要坐計程車的客人(以下簡稱台客)。

图片

當有台客需要計程車時,運將就會停靠過去,跟台客解釋這一項活動,如果台客願意上車,那麼台客的車資就可以獲得優惠,接著運將就會送台客到目的地,在路程上外國旅客可以跟台客一起聊天。當沒有台客需要車的時候,運將就帶著外國旅客在台北的景點中拍拍照,吃吃巷仔內的美食。

图片

此體驗行程的目的,是希望以現有可行又有神祕感的方式,創造三贏。對外國遊客來說,參加 Taxi 日記改變了旅行的 WHO,也就是「人」。首先,對於外國旅客來說導遊就是運將以及台客,這位運將以及台客都是在進行他本來就在做的事,而外國旅客透過伴隨在運將身旁,體驗旅程中的新事物;沒有乘客時,外國遊客和運將也可驅車前往觀光景點。而途中更有可能遇見形形色色的「路人」,淺聊、深談、亦或是只有打招呼皆有可能,但外國旅客能直接接觸到當地的人情風貌。

图片

對運將來說,加入 Taxi 日記行程,除了平常的載客收入外,還可以多一筆外國旅客的參加收入。運將在沒有客人時也能和外國旅客聊天,排遣無聊的同時,也能更了解國際旅客的想法與觀點,能進一步拓展運將自身的見聞。而對台客而言,除了在車費上有所優惠外,也能因為外國旅客的加入而有不同的乘車體驗。有一次我們辦這一個活動的時候,就有一位台客要從台北到林口,一路上跟外國旅客聊得超興奮的,就把外國旅客帶回家裡吃飯,可以想像到,在外國旅客與台客的人生中,總是會記起這一次難得的奇遇。

會有這個旅遊的構思,是因為在研究行程的時候無意間發現其他國家的計程車資訊。例如英國倫敦,當地的計程車執照是全世界審核最為嚴苛的計程車執照,申請者不但必須接受嚴謹的犯罪紀錄及醫療審核,還需要完成當地知識 (The Knowledge) 的培訓。

培訓完後申請者必須完成紙本考試及一對一面試,面試時面試官會給予受試者旅程的起點與終點,受試者必須即時規劃出兩點間最短的路徑,整個培訓試驗的流程平均需要花上近三年的時間準備。所以毫不意外的,在倫敦能拿到計程車執照的計程車司機,就算不是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但肯定對於路線、景點,甚至交通高低峰等資訊瞭若指掌。

台灣老牌的運將往往也都是很好的「在地導遊」,他們不但知道大街小巷中的超值美味小吃,甚至還會有隱藏私房景點,知道在哪一個地方照相可以取得最佳的角度,而這些都是一般台灣人不會知道的。除了這些資訊之外,運將也能將自己的故事分享給國外旅客,讓外國旅客在旅遊之餘,也能以運將作為一個切面,來了解台灣的文化與生活。

值得一提的是,當時我們在開始規畫這個行程的當下,正逢台北市計程車客運商業同業公會集體上街包圍交通部抗議優步 (Uber) 服務進駐台灣的時機。優步公司是來自美國舊金山的交通網路公司 (Transportation Network Company,TNC)。優步主要是透過行動應用程式 (也就是 App) 來連結乘客與司機,提供租車與即時共乘 (Real-time Ridesharing) 等服務,目前這間新創公司已在全球數十個城市提供服務。優步為台灣運輸系統所帶來的「破壞式創新」在各個層面都有爭論,有些人爭論其在法律上的合法性、也有人擔憂這種不受監管的新興商務模式能不能真正保障消費者,而支持者也大力讚揚此服務,認為不但其提供的車輛較為高檔,駕駛在服務上也有出色的服務意識。

當時我們可以明顯感覺到運將們覺得自己的生存空間受到壓迫,身為新創事業的創業者,很了解在新服務進入市場時,會如何撼動現有市場,然而在優步的例子中,受到影響的運將們多是為了生計而進入這個市場的,受到政策法規與現有市場的限制,他們一直以來其實也沒有創新或變通的空間,所以面對這種「破壞式創新」,運將們大多只能被動地承受這種波動。

有感於這樣的情勢,我們便開始推動「Taxi 日記」的服務,期望這種能創造三贏的商業模式,能為無法購買價錢高昂車種的運將們提供另一條可能出路。在推動服務後不到兩個月,「Taxi 日記」便受到 CNN 的報導,之後許多國際媒體也紛紛報導這種創新的商業模式,能接受國際媒體的報導自然很令人開心,但最令我們有成就感的,還是找出了同時能讓運將、國外旅客及台客都能滿意的商業模式。

 

若你對這主題有興趣,想要看完整的CNN報導,你可以搜尋”taipei taxi driver CNN”,或是透過以下網址連結。

edition.cnn.com/2014/08/13/travel/taiwan-taxi-tour/

整個城市都是你的博物館 – Walk About

Walk About 這個服務名稱是從「Talk About」這個片語衍生而來,Talk About 指的是一個人向另一個人提及某件事情,把這個片語做個延伸。拿到旅遊創業領域來看,就是與外國旅客提及台灣有哪些有趣的景點,類似當地導遊的概念。Walk About 的旅遊方式是在捷運站集合外國旅客,帶著他們沿著捷運的路線步行,並為他們介紹沿途的所見所聞,可以帶他們參觀特色建築、享用在地美食,甚至在經過學校時向他們介紹台灣的教育制度,讓外國旅客可以更深刻的體驗台灣的城市。這種邊走邊講的旅遊方式,同時結合了 Walk (步行) 與 Talk About (提及) 這兩個動作,Walk About 的名稱由此誕生。

Walk About 的核心概念便是把城市當成一個博物館,裡面呈現著屬於台灣這塊土地的生活方式。透過步行,我們可以向外國旅客介紹許多台灣特有的現象,例如在捷運裡搭乘手扶梯要靠右站,把左邊讓給其他人走,或是台灣的行人燈號中有小綠人及倒數計時等,這些都未必是其他國家也擁有的。而透過這個服務,我們希望改變的是旅遊的方式 (How you travel),一般旅行社所提供的旅遊服務多會是一群人搭著遊覽車,到了景點就下車,典型的「上車睡覺,下車尿尿」,這樣的旅遊模式固然有其存在的理由,但同時旅客也無法與城市有任何互動,最後帶回家的只是一張張景點的照片而已。有了 Walk About,旅客不但能與城市及導遊有更多互動,旅客也能在文化衝擊中,瞭解更多台灣的現代生活以及背後的歷史沿革。

Walk About 的服務理念並非我們自創,是來自於英國的 Walking Tour (步行導覽) 旅遊服務,這種旅遊服務在倫敦尤其盛行,噱頭也層出不窮。例如若有旅客是偵探小說迷,當地便有福爾摩斯相關的導覽路線,能帶遊客走進福爾摩斯所居住的貝克街,過過當大偵探的癮;而如果這還沒有辦法滿足一般的偵探迷,倫敦甚至有著帶旅客走遍開膛手傑克犯案地點的導覽路線。這些行程沿路上有許多的故事,可以拍很多美美的照片,所以超級有噱頭,費用也不貴。

英國的 Walking Tour

http://www.walks.com/

最一開始的半年期間,我們在做這個服務時還是有許多波折。當初在設計行程時,我們規劃了許多頗具歷史意義的景點,如中正紀念堂、永康街、寶藏巖等等,儘管這些地點有著許多文化底蘊,但這些歷史與文化的底蘊對於外國遊客而言都太過遙遠且深奧,所以反應不如預期。之後我們便嘗試在行程中加入更多生活化的元素,舉凡在介紹麵店時說說這間店的軼聞,老闆脾氣壞跟客人吵架,甚至是名人的八卦等等,最後發現最吸引外國遊客的反而是這些生活化的資訊,這時我們才發現會吸引遊客的主因是整個行程讓客人他們覺得,自己好像是生活在這裡的人,並要能以輕鬆詼諧的方式介紹,把資訊拆分成容易吸收的長度,才能進入旅客的腦海。

這個服務我們從2011就開始執行,中間斷斷續續地執行。因為如同先前所說的,這個服務的獲利是我們公司中最低的,而公司又需要投入許多的時間與人力來完成這個服務。是什麼支撐了我們繼續做這個服務呢?是因為那些在台灣念書的外國學生們。

這裡所說的外國學生,不是一般人所認為的白種人「阿豆仔」,更多是來自於東南亞學生。這些東南亞學生可能來自馬來西亞、新加坡、泰國、印尼等等,離鄉背井來台念書期間,卻未必能好好體驗台灣的文化。因為我自己在念研究所時,就有一位越南的同學,一天只吃兩餐,他把所有的獎學金都存下來,所以假日時,他們也不會想要花錢去參加活動,便待在自己學校宿舍內看著網路電視打發時間,缺少與城市的互動。

其實這一個活動最一開始,我們的訂價是一個4小時的導覽要15到20美金,但因為舉辦幾次以後,我們發現都是這些外籍學生來參加活動,我們覺得外籍學生的經濟狀況不一定很好,所以我們就改為只收小費,大家依照自己的能力付費。有一次我們帶外籍學生去北投,跟大家講有關北投溫泉的文化與歷史,在活動結束後,外籍學生走了50公尺又跑回來,說他們忘記給小費,接著就從她們的小錢包掏出一百塊給我們,我記得很清楚,他用的是一個菜市場裡很便宜的塑膠卡通錢包,只有一個拉鍊,裡頭就這一張皺皺的一百塊鈔票,其他都是零錢,而他把他唯一有的鈔票給了我們,我真的猶豫了很久才收下這一張鈔票。

正是因為這樣的一群外籍學生,才讓我們有持續下去的動力,讓我們希望能讓他們更理解台灣,能在台灣交到更多好朋友。畢竟他們都離鄉背井跑來台灣求學,花了這麼多時間念書,藉由我們的活動增加與台灣這塊土地有任何互動,那台灣對他們而言,就是一片充滿認同感的土地,也讓我們認識了許多外國的傑出青年,最重要的是,我們體認到自己在做的事情是真正具有意義、真正能改變他人的事業。

真的要再強調一次,Walk About 這個服務儘管叫好又叫座,也為我們公司帶來許多參與的旅客,但卻是公司中最不賺錢的服務之一,如果有團隊想要做,真的要三思啊!因為我們真的沒有辦法在這一個項目賺到錢,我們都只苦笑著,只期待在帶這些外國朋友認識台灣時,未來有機會去他們國家玩時也有人可以帶我們玩,完全是在張羅未來環遊世界時的旅費來著。

目前我們知道有另外兩個團隊也舉辦台北步行導覽:「台北城市散步」以及「品旅遊」。導覽很有深度,而且邀請的導覽員都是資深老師等級,幾乎每周辦一次,大家有興趣可以去參加一下喔!

http://www.taipei-walkingtour.tw/ ,也可以直接搜尋「台北城市散步」

https://www.facebook.com/enjoyjourney365,也可以直接搜尋「品旅遊」

你確定這是我要的嗎? 很抱歉,客人不一定知道他要什麼

“不要~~~ 我不要!!!!!"

“好啦~  來啦~~~~"
“拜託,我不要,我不要,嗚嗚嗚~~~~"

這種在醫院裡硬要小朋友吃藥或是打針,常常就會聽到這樣的對話。

小朋友會哭天喊地,好像全世界都對不起他。
但是爸媽,知道打這些針,吃這些藥,是對小朋友會有長期幫助的。
而小孩,卻以為自己知道要什麼,但往往,小孩並不知道什麼對他真正好。

客製化行程,會遇到客人說他不想要的東西。

繼續閱讀

[台灣人物] 科技教父 – 李國鼎先生故居參訪

有次路過泰安街找創業顧問時,看到路邊的告示牌,寫著 “李國鼎故居"。我心中就暗記著,一定要來一趟,好好的瞭解李資政故居。

而在今年跨年,我接待一團科技業的客人,跟他在聊台灣的科技史時,心中又一直想到,我要好好的去看一下李資政的故居。

上禮拜六,特別安排到故居,花上一個下午的時間,聽志工的導覽,並且好好在故居中感受,當時李資政在這間房間裡,他的作息,以及他的處事為人。

在進入故居時,儉樸的裝設,以及處處用心的細膩,讓我從資政的平常生活中,認識到他。

參觀故居時,會有志工幫忙做導覽,而且也有DVD可以拿回家做延伸的瞭解。故居就在善導寺捷運站旁,一定要抽空去故居參觀,瞭解這位影響台灣經濟發展的重要人物。

PPT 可點此下載

官方網站:  http://online.ktli.org.tw/notice.html

故居地址:泰安街2巷3號

開放時間:週二到週六  上午10點到 下午4點。
(1030 1330  1430 1530 有導覽)

交通資訊:

——————參考資料——————–
李國鼎資料庫
http://ktli.sinica.edu.tw/index.html
內有詳細李資政生平書信,生活照片,以及所獲得之榮譽獎章。

紀錄片-KT的腳步聲
因為資政走樓梯都是一次走兩格,上樓走兩格,連下樓也一次走兩格,所以只要聽到腳步聲,就可以知道資政來了。

不要說我們沒有大山大水,客製化在意的是你對客人以及當地文化的瞭解! – 談談大陸在客製化行程之發展

建議下載看大圖

大陸旅行社在客製化行程上已經可以區隔市場並有深度的規劃

為了再來訪的客人,台灣旅行社的行程設計力,也要更加深入了!

一位朋友在讀過2012年五月號的《时尚旅游》後,給了我一份讀後整理的PPT,如下,裡面有非常多深度的旅遊規劃,例如專作南極探險、歐洲酒莊之旅、高爾夫商業旅行或是探險體驗活動。看到大陸竟然客製化行程,讓客人可以與和尚一起誦經,並住在當地人的家。這樣的體驗,真的是太有意義了阿!!!

大陸的精緻旅遊規劃,不但已經有國際化的水準,並且更讓在地化的文化,傳達給世界知道,這樣行程所帶來的感動以及回憶,才是熱愛旅行的人所追求的阿!

在這邊,借花獻佛,引用幾句對於客製化行程的看法: 繼續閱讀

參與 Cooking Class 餐飲教學 的感想

想要作cooking class 很久了,
一開始又是因為賭氣,覺得泰國可以有,越南可以有,為什麼台灣沒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為了不要一直抱怨,也想要知道作cooking class 有多困難。所以就硬著頭下去作,可是作菜實在是太藝術了~~~ 知道吃並不代表知道怎樣煮。

直到昨天去 Jodie’s Kitchen,才知道一個Cooking class 的細膩要從調味開始。

所謂品嚐,並不是要從烹飪好的菜餚開始。
我一滴一滴的品嚐 醬油、醋、糖、香油。
並開始逐漸的將這些調味,搭配在一起。

感覺到將調味分開品嚐,你的味覺可以更細緻。
從味道的層次中,感覺到簡單原味所傳達出的豐富滋味。

更在調味中,看到不同的調味,在歷史中扮演的角色。

啊~~ 一堂具有深度的Cooking Class,所需要具備的知識很多阿!

—我們所去參加的課程—–
Jodie 是大好人,雖然穿著很自然,不過感覺是大HIGH喀。
上完課就跟我們說跨年在他家看煙火超棒!
超想去的!!!!
http://kitchen.j32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