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欺少年窮,青年旅舍是觀光業的播種者

4567737075_48458a9c2a_z

進入背包客的旅遊世界

旅遊的本質,其實就是將食衣住行轉移到不同的國家去體驗,現在廉價航空大幅減少旅遊所需要花的交通成本,採取背包旅遊這種低價旅遊模式的旅客也隨之變得越來越多。

以台灣為例子,在「行」方面,背包客除了可以透過廉價航空取得便宜的飛機票來到台灣之外,台灣的大眾運輸工具都是相當便捷且便宜的旅行方式;在「食」方面,台灣的便利商店,甚至巷口的小吃攤,都能提供價格最平易近人的台灣味給這些背包客;「衣」的話就不用再說了,通常背包客都會帶好足夠的衣物,就算追求輕便而未攜帶太多衣物,台灣也有很多國際平價服飾品牌可供選購。然而,在平價住宿這一塊,台灣卻意外的欠缺。

想像一下今天一個從新加坡來的背包客,機票錢可能只花了一兩百塊美金,自然不可能去住在一個晚上動輒要四五千台幣以上的星級旅館,甚至就連一個晚上一兩千塊的商務旅店或汽車旅館,對於背包客而言都是巨額且不必要的花費。在這樣的情形之下,青年旅館實惠的價格自然成為了最受背包客們歡迎的住宿方式之一。

什麼都要自己來的住宿模式

除了價格實惠外,青年旅館 (Hostel) 的另一個特性,在於其公共空間的營造。這就牽扯到青年旅館成立的背景了,世界上首間有記載的青年旅館,是由德國教師李察希爾曼 (Richard Schirrmann) 所建立。他之所以會有這樣的想法,是因為當時希爾曼很喜歡帶學生到鄉間戶外教學,讓學生不但有親身的體驗,還能遠離工業化都市的汙染,呼吸到新鮮空氣。這些戶外教學活動往往長達數日之久,所以當時希爾曼時常必須帶著學生到農莊或是學校中借宿,希爾曼發覺學校尤其是適合多個青年住宿的空間,假期時沒有學生,而且僅需要移動課桌椅便能騰出空間來睡覺,這些特點讓希爾曼隱隱有了一些建立青年旅館的思路。於是在 1912 年,希爾曼在阿爾特納 (Altena) 的廢棄古堡,建立了第一家青年旅館,並延續著他對學生的期許,期待來住宿的青年們能培養出獨立能力,同時親近自然,體驗各國文化。

在這一脈相承的脈絡之下,現代的青年旅館多少還是沿用著這樣的「學院」特性,如果有住過青年旅館的人,不難發現其實青年旅館就像是和一群陌生人一起住在學校宿舍一樣,有很大的公共空間,大家可以自己做自己的事情,也可以互相交流,只有在睡覺時才會回到寢室當中。同時有些青年旅館還會提供簡單的材料及設備,讓住客自行製作簡單的料理,煮完吃完自行清理,進一步強調旅途中的自助觀念。這些種種的特性,都能讓青年旅客或者是背包客們真正的踏出舒適圈,從旅途當中獲得更多有趣的經驗。

這樣的住宿模式可以說與其他住宿模式多有不同之處,青年旅館不會像飯店一樣,把你安置在一個房間中,跟其他住客隔離開來,相反地,它營造出更適合認識新朋友的環境。一個人旅行找不到旅伴嗎?或者突然晚上閒閒不知道要幹嘛嗎?只要去交誼廳中多找幾個人聊聊天,相信會有非常不一樣的體驗。相對的,這樣子的住宿模式也代表個人的隱私會受到很大的限制,特別需要個人空間的旅行者會需要時間習慣。

而與日租套房等民宿服務相比,青年旅館的優勢更加明顯。就我的觀察,在台灣大部分經營日租套房這種類民宿住宿服務的人,有很多是投資客在套房出租不順利的情況下,把持有的套房轉為出租給觀光客。在這樣子的前提之下,其管理模式和青年旅館自然會有很大的差異,對日租套房的經營者而言,他們與旅客之間的關係僅僅是房東與租客的關係,而青年旅館往往會有工作人員值班坐鎮,為往來的旅客提供旅遊方面的諮詢。

 

而在安全方面,青年旅館的工作人員也能為旅客提供緊急情況的協助,並時時注意房間的狀況,這點就是日租套房比較無法顧及的。2014年三月兩位香港籍的女租客大肆破壞租房中的物件,讓兩岸鄉民都為之憤怒,正是體現了這種住宿模式對房東與租客都沒有足夠的保障。

青年旅館之於觀光業的意義

雖然前面說了那麼多青年旅館的沿革及優缺點,但在這裡我必須坦承實際上背包客也不太可能是旅行社的主要收入來源。因為背包客往往會寧願自己想辦法前往某個景點,並自行研究該景點的歷史文化背景,這樣不但能夠省去許多旅費,也符合背包客自食其力的浪漫。所以從旅行社的角度看來,青年旅館就像是與它們平行的一條線,兩者的市場定位完完全全不一樣。

但如果以整個國家觀光業的角度來看呢?青年旅館仍然是可有可無的存在嗎?我的答案是否定的,其中一個原因先前已經有約略提到,就是背包旅遊已經是個越來越大的市場,忽視這樣的需求對於一個國家的觀光發展實在非常不利;另一個原因則是青年旅館對觀光業而言,代表的不僅僅是住宿,某種程度上還扮演著整個觀光生態圈的重要角色。

俗話說:「莫欺少年窮」,會選擇背包旅行的旅客大多都是年輕人,這些年輕人自然是因為預算有限,才必須採取這樣子的旅行模式,然而這些年輕人現在沒有夠多的預算,那未來呢?如果他們真的愛上了這塊土地,相信未來他們不僅會想要再次踏上這裡,甚至有可能帶著他們的家人一起來觀光,這時候他們對於觀光業所帶來的影響就再也不可同日而語。

可以說,青年旅館其實就像是觀光業的一個播種者,灑下的這些種子未來會有什麼樣的收益很難說,但是在我看來,台灣是個具有迷人人文氣息的地方,而台灣人也很為自己的人情味感到驕傲,加上青年旅館的經營比起飯店或民宿而言所需要的成本更低,我覺得在台灣這樣的播種者所能獲得的期望收益是非常樂觀的。

政府應制定更符合時宜的管理法規

然而,台灣有關青年旅館的法規似乎尚未跟上觀光較為發達的國家的腳步,導致中小型旅館雖順應市場需求而生,卻往往無法合法立案經營,這點從中華民國國際青年之家協會網站中的青年旅館列表便可略見一斑,台灣雖然加入了國際青年之家 (Hostelling International, IH),但合法立案的青年旅館中,僅有數間是個人經營的,剩下的數十間都是飯店集團所經營。而這些「青年旅館」的經營模式,也大多與我先前所述的青年旅館有所不同,很多乾脆就只是照搬飯店的經營模式來使用,很少看到可供四到六人住宿的房間,更不要說交誼空間了。

       當然,既然是觀光業的一部份,我仍然覺得有政府管制才能維護各方的權益。是現行的政府法規太過死板,罔顧市場的真實需求,才會無法有效管理,進而讓許多業者無所適從。希望未來政府能推出更符合時宜的管理政策,最好是把日租套房這類民宿和青年旅館明顯區分開來,畢竟這兩種住宿模式真的差異非常大,對觀光旅遊業的影響也各有不同,萬萬不可大筆一揮就將兩者歸類在一起。有著更多元的住宿模式,相信一定更能讓來台灣的旅客發現不一樣的台灣之美,也能讓台灣在觀光資源的發展上走得更遠。

Photo credit by MIKI Yoshihito

 

——–參考文章

2015/11/23 中國釋出善意給公寓行業和客棧民宿行業

1.客棧公寓企業能放心大膽做企業經營,無需打遊擊戰;
2.減少客棧公寓老闆的稅收壓力,運營成本降低;
3.融資管道的突破,減小資金壓力
4.國家將會有更標準化使得企業往更好的方向去發展。

中國國務院公文

http://www.gov.cn/zhengce/content/2015-11/22/content_10336.htm

2015-12-31 当短租民宿遇上反恐 高压下如何应对?

共享经济住宿业在寻求政府层面的合作,推动相关法律法规完善,努力洗白的前提下,需要真正意义上地思考如何做好服务过程中每一个环节的安全工作。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